首页 >> 百科世界

曾国藩:高明是顺势而为 精明是循理而行

发布日期:2018/02/12 来源:搜狐网 作者:佚名

  《中庸》:“智、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

  “智、仁、勇”三项至圣的德行中,排在首位的是“智”。“智”就是“明”。

  古往今来,豪杰志士,都被称为英雄。“英”也就是明的意思。

  曾国藩说:“明有二端:人见其近,吾见其远,曰高明;人见其粗,吾见其细,曰精明。”

  意思是“明”有两种,一种是“高明”,看得比一般人深远,高瞻远瞩;一种是“精明”,看得比一般人细致,明察秋毫。

  高明好比在屋子里,只能看到屋内周围,而登上高楼就能看到更远的景物,登上山顶看得就更远了。

  而精明,就如特别小的物品,要有显微镜就会放大十倍,百倍,看得更清楚。

  “高明见其远,观其大,知其时;精明察其细,入其微,究其因。”

  高明者纵览全局,观其大略,知机应变;精明者聚焦细节,观其精微,由果溯因。

  “人高明可谓之英,人精明可谓之才。”精明不如高明!

  高明源于眼界,精明源于学问

  人无眼界,必无境界,无境界则谈不上什么高明。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作为第一境界的“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就是登高望远,提高自己的眼界,这是高明的基础。

  一个人与一个时代的结合,很大程度取决于眼界。打开了眼界,自然就打开了心胸。看一个人,不妨先看一看他的眼界。

  凡成大事者,皆为眼界开阔之人。拓宽眼界,可以看到高大挺拔的青松翠柏、入云飞飘的风帆,更有那翼可蔽空的大鹏和檐头私语的麻雀。

  一个人的高明是靠天生悟性得来,而精明就全赖后天的钻研学问的程度,好学如同捣米,可去粗得精。

  曾国藩说,自己“天分不甚高明,专赖学问以求精明”。

  曾国藩一生经历千难万险,处理过无数大事,大体都很得当,其过人之处就是不怕费心费力,对事物进行不留死角的深入分析。

  在对事物进行了精到分析的基础上,再找出要害,把握关键。每次处理完了之后,还要总结经验教训,为下一次作参考。

  曾国藩式思维的秘诀是每遇到一件事,他都要从正反两方面去看,反复琢磨,细细分析。

  而“正”“反”这两个方面,他也要进行细分,把“正”面再分两面,分析它的正反。同样,“负”面也自有其正反。

  他把这件事中包含的每一个因素都研究到位,不使有一点含混不清之处。这样分析下去,对这件事物就会观察得分外透彻。

  高明顺势而为,精明循理而行

  北宋大儒周敦颐在《通书·势》中说:“天下,势而已矣。势,轻重也,极重不可反。识其重而亟反之,可也。”

  这段话的大意就是要把握趋势,顺应大势,不可抗拒历史潮流,否则,逆势而为,必将付出代价。

  一匹上好的千里马和一条小船要去同一个目的地。千里马奋蹄急奔,小船顺流而下,哪个能先到达目的地呢?

  千里马累极而亡,小船一路欢歌。短期内千里马一路领先,真正到达目的地的却是顺势而为,善于借力的小船。

  顺势而为,“势”指的要有一双慧眼,判明大势进退;要有一颗明心,悟达通透。只有看得清,瞅得准,心如明镜,才会知晓大方向,大趋势,知进退。

  “顺”指的是顺应,顺道,顺利,而不是悖逆,逆反,这样朋友不容你,环境不容你,世道不容你。

  “为”指的是只有作为才能成就事业,只有作为才能通向未来。

  孔子观水时,说到水的一个显著特点:“其流卑下,句倨皆循其理,似义。”意思是说,水流向下,随圆就方,好像遵循准则和法度。

  的确,水总是以谦卑的姿态向下流淌,随处遵循河道划定的准则而行,水涨水落依据自然季节的法度而为。这种品格,与圣人们倡导的“义”十分相合。

  循理而行,也就是做有情有义之人,由此具有感召力,众望所归。

  做事只要依本份,循理而行,自然会得圆满的结果;反之,如果硬要投机取巧,纵然暂时能得一些小利益,最终却会带来无穷祸患。

  人处于社会之中,应当循理而行,注重自我的内在品格,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不幸发生,让现在和将来都充满美好。

  顺势而为可以说是智慧圆融,循理而行可以说是行为端方。智欲圆而行欲方!


专题
消息
闽ICP备110046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