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反邪教之窗 >> 案例追踪

张艳东加入“门徒会”后

发布日期:2017/09/07 来源:凯风网 作者:徐 权

  张艳东,今年51岁,是保定市徐水区户木乡崔家村一位普通农民。家中有老母亲、妻子和女儿共4口人。他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打理着小商店生意红火,家里充满浓浓的家庭氛围和天伦之乐,一家人的幸福生活让周围邻居羡慕不已。可自从信了门徒会,张艳东的生活彻底被改变了。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2007年12月的一天,张艳东在牌桌上认识了邻村的田红军,通过几次接触,慢慢成了好朋友。一次在喝酒的时候,田红军神秘地对他说:“只要坚持每天祷告,种地不用化肥,不施农药,缸中的粮食会自动增加,而且还能得到‘神’的保佑,有病不用吃药打针,虔诚祷告就能好,即使没病每天祷告也可以保全家平安。”并从包里掏出一本《慈祥的母爱》让他认真阅读。几天后,田红军突然拎着一大包“礼物”来到他家,说是组织上派来看望“兄弟姐妹”的,还说大家都是“神的儿子”,理应互相照顾,当时他很感动,真的以为找到了一帮“好朋友”。在田红军的煽动下,他开始练起了祷告。

  “上帝让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这句话用在张艳东身上再贴切不过了。加入门徒会组织后,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全心投入,他在家中墙壁上挂了一块印有十字架的白布,早晚双膝跪地祷告,唱“灵歌”,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所谓的“神灵”身上。为了“祷告求神”,他对家庭琐事不管不顾,再也没有精力干活了,村里人都知道他曾经是种地能手,家里的10多亩地在他的精心伺弄下年年高产丰收,每年的收入都很可观,自打他加入门徒会后,这一切都变了,妻子常常是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看到这样的情况,妻子劝他说:“别祷告了,那都是骗人的,专心务农,好好过日子吧。你整天不干活,不管家,家还是个家吗?”可他不但不听,反而还说:“世界末日都快来了,种那庄稼有啥用。信‘主’的可以上天堂,不信的就要下地狱。”然而,这一切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为了表示对“三赎基督神”的虔诚,张艳东开始执著地传“福音”,作“见证”,时常伙同信徒四处拉人入伙,鼓吹信奉门徒会的“好处”,劝人们不种地、不干活,“吃生命粮”。为表对组织的忠心,他定期向“执事”“献爱心”、缴纳“慈惠钱”,少则50元,多则500元,从2008年以来,他不断地将家中5万余元积蓄向门徒会组织“献慈惠”。妻子得知后,气得直跺脚,骂他老糊涂,对他好话坏话都说尽,大吵小吵无数次,可仍然动摇不了他信“主”的决心。

  2009年10月中旬,张艳东73岁的老母亲高血压病情加剧,妻子张罗着要送医院,可他百般阻止,说只要虔诚祷告,就能祛病消灾,“三赎基督神”会帮助度过这关,还说如果去医院看病吃药,会惹怒神遭到报应。他怕自己功力不够,便连夜找到3位信徒到家中集体祷告。没想到第二天夜里,他母亲的病情加重,突发脑出血,一头歪倒在地,送到区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去世了。在医院的走廊里,他妹妹狠狠打了他一耳光后嚎啕大哭,然而这一记耳光不但没有打醒痴迷的他,反而还十分荒唐地到处宣扬:“我们的祷告有效了,神将老人家带到天堂里享福去了。”

  张艳东的虔诚并没有给家里带来“福音”,反而带来了伤害。他不但自己严格执行门徒会的各种教规,甚至还要求妻子女儿也要遵守。2010年5月,他女儿张晓丽经人介绍和本乡的孙文鹏谈恋爱。2011年2月,双方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孙文鹏托媒人到他家提亲,他别的不关心,首先就问孙文鹏是不是门徒会成员,愿不愿意跟着他信门徒会。当得到否定回答的时候,他坚决反对这亲事。女儿实在无法忍受邪迷心窍的他,一气之下到广东去打工了,妻子也对他彻底绝望,再也不愿理他,他原本幸福安宁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

  没有了妻子的束缚,张艳东更加肆无忌惮地传教,发展信徒。他还在家中秘密组织祷告聚会,抄写散发“传福音”的资料……后来甚至为生病的妻子进行祷告驱邪治病,险些酿出一场悲剧。

  2012年6月15日早晨,张艳东的妻子突然感觉肚子阵阵地疼痛,他觉得这是证明他功力的机会,必须加紧祷告“做功课”,求得“主”的保佑。于是就开始为妻子祷告治病。他先是把妻子开的药都扔掉,然后在床边给妻子灌输“信主,信神”的道理,还教她几句祷告“经文”,要求妻子跟着他一起祷告。可是,他诚心诚意祷告了一整天,妻子的病却并没有好转,疼痛得更加厉害,而且开始发高烧。当天晚上,邻居都劝他把妻子送到医院去看医生,他却执意要为妻子祷告治病,还拿着棒子一边驱赶着邻居们,一边说:“你们这些恶魔赶快滚,就是你们耽误了祷告治病,神都生气了。”邻居们没办法,只好都散了。第二天,妻子娘家人得到报信后,立即把他妻子送到区人民医院进行医治……他后来才知道,妻子那天是急性阑尾炎,都已经化脓了,如果再晚些时间送到医院,就会危及性命。

  就这样,张艳东在门徒会的泥潭中越陷越深,变得更加痴迷。直到2013年7月,在家人、亲友和社会志愿者的帮助下,才解开了他心中的疑惑,认清了门徒会的邪教本质,恢复了理性,重新回归了社会。但时间无法倒流,伤害亲人家庭的罪孽,也许要用他的一生来慢慢赎回。


专题
消息
闽ICP备110046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