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反邪教之窗 >> 春风化雨

我用家庭疗法帮助杨某摆脱法轮功

发布日期:2017/06/19 来源:凯风网 作者:牧童

    家庭疗法(Feamily Therapy)又称家庭治疗,是以家庭以对象而施行的心理治疗方法,主要是协调家庭各成员间的人际关系,通过交流,扮演角色,建立联盟,达到认同等方式,改进家庭心理功能,促进家庭成员的心理健康。他是团体疗法的一个重要分支。据笔者多年跟踪调查发现,大多数痴迷人员在家庭情感、沟通、关爱等方面均不同程度存在障碍。经实践表明,家庭疗法适用于老年期或女性痴迷人员的心理矫治,笔者曾用家庭疗法帮助杨某摆脱法轮功。   

网络图片

  杨某,女,现年68岁,汉族,文盲,农民,住武汉市洪山区花山街道办,2004年习练法轮功,有散发法轮功宣传品的行为。他的儿子多次劝说,均未取得明显效果。2014年,通过社区干部找到我们,希望得到帮助。

  通过全面、系统地调查了解,影响杨某修炼的因素有四。其一,健康因素。据杨某讲,她自幼身体不适,平时精神不振,久坐无力,劳作时间过长会流汗,蹬在地上站起时有头晕感,惧怕高空,易早醒。其二,家庭因素。杨某患有乙肝,家人怕传染,有意回避与其共同生活(主要是吃饭),使她在家中处于被边缘化的位置,家庭情感温暖无法满足正常心理需求。其三,经历因素。杨某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特殊的生活经历使她对“天”、“人”有一种近乎本能的敬畏感,时常渴望超自然的力量改变自己特别是消除疾病,李洪志的“清理身体”、“治病消业”等歪理邪说使她产生轻信。其四,环境因素。当地仍有一名痴迷人员,经常窜到她家反复劝说、交流,她在交往需要满足的情况下选择修炼,不知不觉地成为一名法轮功弟子。

  针对杨某的实际情况,我们把家庭疗法分解成五个步骤,分步实施。

  第一步:家人全员参与,营造矫治环境

  我们到其儿子家中,与家人详细地谈了整个矫治思路。杨某的儿子很高兴,说:“母亲经常与他们(功友)在一起,让人担心,母亲一生吃了不少苦,现在只求有一个幸福的晚年……”我们建议,把杨某接一起生活,一同吃住。儿子与爱人商量后把杨某接到家中。杨某也很高兴,在家里主动帮助做家务,儿子、儿媳有事征求她的看法,平时多陪她说话,孙子也经常要求杨某带他出去玩。同时,儿子利用空闲时间陪杨某到亲戚家串门,与亲人沟通,感受血浓于水的亲情。除此之外,还利用杨某老朋友过生日之际,鼓励她多走动,多与年轻时建立的老朋友交流,把自己的生活体验与同龄人分享。在一起生活近半年,杨某的心情得到改观,喜欢谈论往事,缅怀过去。

  第二步:家人双向沟通,调适情绪心境

  20144月,在杨某儿子的陪同下,我们与杨某进行了交流。交流时,并不直接从法轮功入手,而是把话题切入点放在追求健康是人的基本愿望上,倾听杨某谈自己的感受,经过几小时的交流,我发现杨某的“情绪兴趣点”集中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抚养子女”、“身体健康”和“好人好报”上。由于我们没有直接对她修炼法轮功的行为提出批评,加之她的儿子在旁边不时说母亲为人善良,一生辛劳,身体不好等。杨某感到“意外”,抵触情绪基本消除。她还主动谈起“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自己走十几里山路找野菜抚养几个孩子的往事……儿子儿媳的参与,让杨某的态度明显转变,考虑问题也变得现实,能够主动配合心理矫治。

  第三步:面对现实问题,解决心灵困扰

  杨某在家庭中找到归属感,更深刻地体验到亲情的温馨,压抑和孤独感得到缓解,很自然地把注意力从法轮功转移到现实生活中,开始为疾病的消除想办法。疾病问题是困扰杨某心灵的现实问题。儿子趁机动员她到医院检查治疗,并准备好了足额的医药费用,杨某欣然同意。20146月、7月,杨某在儿子的陪同下分别到区、市医院检查,医院认为还需要到条件更好的医院检查治疗。811日,孙女李福彩陪同杨某到省人民医院检查,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吓一跳,检查结论为右肾上极囊肿、高血压三级、完全性右束传导沮滞、乙型肝炎等病。杨某听完医生介绍的症状后,深有同感,当即决定施行手术并住院治疗。827日,杨某从医院回到家中休息,继续服药治疗,部分症状得到明显缓解。2015年初,我与帮教志愿者再次前往杨某家中看望,交流中谈起了疾病的规律,并陪同他们家人观看《医学讲座》、还请医生现场指导等方式向她讲解了有些人不得病,有些病可以自愈,心理暗示能够改变主观感受,适量的运动可以增强身体适应能力等。虽然杨某的乙肝和高血压没有完全治愈,但她表示后悔修炼法轮功,耽误了治疗时间。

  第四步:引导认知改变,促进自我转化

  杨某到医院接受检查治疗,是思想破壳的重要环节,表明她已经开始接纳现实中的自我。此时的杨某在内心深处仍然相信李洪志是“神”,自己修炼法轮功是“做好人”。之后,我们把心理矫治的重点放在法轮功歪理邪说的剖析上。首先是讲清“做好人”。与杨某反复交流她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含辛茹苦抚养几个孩子的经历,说她本身就做出巨大贡献,是一个优秀的母亲,一直是一个好人,并不是修炼法轮功之后才是做好人。她的儿子也在旁边说了不少感恩的话,让杨某的心灵暖阳阳的,心结也随之打开。其次是破解子乌虚有的“法身”。通过李洪志鼓吹“福报”和“恶报”的事例对比以及杨某的经历感受为素材,使她明白了所谓的“法身”只是自己安慰自己,自己吓唬自己。在消除“主佛”情结方面,我们通过大量的事实帮助杨某认识到李洪志没有任何“神通”功能,自身难保,麻烦不断。随着家庭情感的不断加深,杨某认识到亲人才是生活中最靠得住的人,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由于身体健康状态的改变和亲人之间的愉悦情感以及帮教志愿者的耐心引导,杨某从行为上、情感上和认识上摆脱了对法轮功的心理依赖。

  第五步:防止外部干扰,巩固矫治成果

  杨某与家人生活在一起并建立起良好的沟通关系,也治好了部分困扰多年的疾病,痛苦症状明显减轻,同时对法轮功也有了正确的认识。这并不代表昔日的“功友”对她干扰,煽动她继续修炼,使其思想发生动摇,再次陷入法轮功的泥潭。为此,我们采取先入为主的办法,阻断其“功友”的干扰,使矫治成果得到巩固。由杨某出面邀请“功友”座谈,杨某当面介绍自己、回归家庭、吃药治病和接受矫治的情况,谈对法轮功的再认识。他的儿子也向其“功友”表示,现在母亲年事已高,希望有一个幸福的晚年生活,不欢迎被“打扰”。此后,未见其“功友”再找过她,矫治成果得到巩固。

  201610月,笔者再次前去看往杨某,她每天坚持适当的走路锻炼,按时到医院复查,与人交流时语言增多,特别是能够主动劝昔日的“功友”到医院检查治疗,不要再相信法轮功那些骗人的鬼话,着实让人感动。   

  参考资料:

  1、易法建、冯正直主编.心理医生.重庆.重庆出版社,2006

  2、马建青,王东莉等著.咨询流派的理论与方法.浙江:浙江大学出版社,2006

  3、林崇德主编.发展心理学.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8


专题
消息
闽ICP备110046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