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看邪教 >> 国内媒体

澳专家:“活摘”说法完全站不住脚

发布日期:2017/08/09 来源:凯风网 作者:凡绪

  2017年8月3日至5日,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大会在昆明召开,来自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器官移植协会的官员和梵蒂冈教皇科学院、澳大利亚悉尼医学院的著名外籍专家出席大会。在主办方召开的媒体记者见面会,当《环球时报》记者问及澳洲格里菲斯大学教授坎贝尔·弗雷泽教授“今年6月份的时候,在澳大利亚的一场议会的听证会上面,坎贝尔教授反驳了由‘法轮功’的一些人提出说在中国大陆存在器官活摘的这样的流言”问题时,坎贝尔教授再次进行了坚决的回击。

  媒体见面会现场

  坎贝尔教授说:“首先这些练习‘法轮功’的人,他们总是觉得,提出了这样的一个说法之后,没有人会去到中国国内来进行查证,他们在国外宣传了这种言论之后,就会有人偏听偏信,不会有人进行求证。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就是如今其实我们和中国的各位同事是有着很多的交流,包括我自己都是多次来到了中国的国内,也亲眼看到了中国的一些做法,所以,我甚至都可以以我个人的名誉来担保,这种说法完全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我在到中国的多次访问当中,去了OPO(器官获取组织),去了各医院,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他们的这种说法是有根据的。”

坎贝尔·弗雷泽教授当场驳斥“法轮功”捏造的“活摘”谣言

  坎贝尔教授接着说:“第二点就是关于‘法轮功’的这些人,他们宣称说有数据来支撑,但是我们也可以发现他们的这些数据均系造假数据,因为我自己是同在澳大利亚、台湾、纽约多地声称自己是练‘法轮功’的这些人也是了解过的,我也知道他们在自己的这个报纸‘大纪元’上面,也会表达一些这样的言论,会有所谓的受害者,或者亲历者,来宣传这种观点。但事实上,就是他们所谓的这些亲历者,只不过就是他们找的一些练习‘法轮功’的人,然后让他们读着打好的稿子,上面所有的内容,都是提前写好的,有些人在读这些内容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读的是什么,而且他们选择的这些读的对象,读这些内容的人,往往也都自身、自己是弱势群体,法轮功也就利用了他们这种弱势群体的特征,来谋求自己在这种反华的政治上面诉求。而且对于练习‘法轮功’的一些人来说,他们可能会天真的认为这不过是一种强身健体的活动,但事实上‘法轮功’是有自己政治意图的组织。再有就是以前也有人说,他们自己练‘法轮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拘留,但是在拘留的过程当中,被采血样,于是他们就以这个为理由说,是不是要进行器官移植的这样的一个程序。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当出现了这种拘留现象的时候,对于他们进行采血是世界各地一个相对通行的做法,而且很多的时候,采血样是为了查验他们有没有患传染病,而并不是说是要器官移植。很多人也许不知道,其实声称这种言论的人,很多是来自美国的有政治诉求的一些机构,而且他们往往都持有着一种反对中国政府的立场,所以才会有这种说法。”

  坎贝尔教授最后说:“经过我的考证,没有任何的迹象可以表明器官来自于法轮功人员”。

就因我对于他们的这些立场持有的反对的观点,他们也是对我个人进行了言语上的攻击,就比方说他们曾经到我的学校,对我进行投诉。他们到我的家门口,对我提出了反对的声音,即使是我在参加国际会议的时候,都会受到他们言语措词,非常激烈的攻击。但是他们的这种态度越强硬,这种反映越激烈,反而越能够激发出我反对他们的这种热情。因为现在有迹象就是在我看来,也有证据表明,他们并不是像自己声称的那种机构,而是一种叫做邪教组织。他们声称自己是一个有极具个人魅力的领导者,然后周围有为数众多的追随者,但事实上他们只不过就是以刚才说到的这件事为题,要巩固他们的这种组织的结构,而且他们采取的态度往往相对比较偏激,如果你不同意,他们的意见,他们就会进行强烈的反对。带有这种属性的组织,不是邪教,又是什么呢?而且我也记得,在那年参加在香港举行的应该是海波说的就是在香港举行的国际移植协会的大会上面,黄部长曾经提出过,有人如果提出这种组织‘活摘’这种观点,压根儿就是对于器官捐赠者及其家人的一种莫大的侮辱。而且早上同事在观看我们说的器官捐献者他们捐献的善行的时候,我们在台上的这些专家,都落下了感动的眼泪。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这些捐献者是真正的英雄,而且我相信他们在这个捐献事业当中,参与进来的不仅是在座的各位专家,还有就是这些让他们颇为感动的真正的参与者。

所有种种,让我有深信,就是上述您说到的这种法轮功’宣称的‘活摘’器官,是完全无根据的指责。”

  坎贝尔·弗雷泽教授的回答有力地驳斥了“法轮功”的“活摘”谣言,也从正面表明了其谣言将无法阻挡中国的进步,中国在器官捐献与移植方面的更加开放和透明,必定使“法轮功”谣言的阴影无法立足。


专题
消息
闽ICP备110046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