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看邪教 >> 凯风评论

李洪志真的挺为难

发布日期:2018/01/29 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若愚

  据中国反邪教网2017年12月4日报道,2016年7月13日,辽宁省五龙金矿矿区原“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刘新,因为痴迷于“法轮功”的歪理邪说,身患重病却拒医拒药而不幸身亡。无独有偶,此前4年,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痴迷者王岚,也是出于同样原因而死亡。王岚是云南省“法轮功”总站头目,为李洪志1996年亲自到云南所任命。与王岚相比,刘新的身份显然要低一些,死亡原因是一个患癌症,一个患心脏病,但不论“职务”高低、疾病差异,都因痴迷“法轮功”而殊途同归,可悲地踏上黄泉之路。

  痴迷于“法轮功”,李洪志的某些弟子不可谓不“精进”。以刘新为例,2009年春体检发现早期心衰,但因为迷信“法轮功”所谓“消业”除病的邪说,刘新坚决放弃了治疗,失去了挽救生命的第一次机会。拖到2013年,刘病情加重疼得在床上打滚,却依旧对“法轮功”深信不疑,他手指李洪志的画像呼救:“师父”救我!昏死过去被送进医院,醒来他再一次放弃对生命的拯救,坚决要求回家修炼“消业”。捱到2016年,满脑子只有“学法”、修炼的刘新撒手人寰。照理说,在现代医疗条件下,刘新要是接受治疗,他的病情一定会得到缓解和好转,改善生存的质量和延长寿命应该没问题,然而在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控制下,他却痴迷于修炼“消业”,一次次拒绝医学对生命的拯救,直至失去宝贵的生命。刘新对“法轮功”不可谓不执迷不精进,而他对“法轮功”之痴迷之顽固造成的悲剧,又实在太令人扼腕唏嘘。

  不断有“精进弟子”病亡,迄今为止不见李洪志吭一声。刘新之死,李洪志或许不知道,因为刘新是个“小人物”,而更有可能的是,李洪志或许早就知道了,但他在装聋作哑,这从李洪志历年的表现来看,早已不是什么先例。刘新之前的一干高层弟子,如李大勇、封莉莉、林逸明、王岚等等之死,李洪志不是也没有吭气么?且不论故去的弟子“职务”高低,死者为大,这是中国人的传统,他们为了“法轮大法”,没有功劳总有苦劳吧,身为“师父”的李洪志,对他们总该有个盖棺定论吧,哪怕说句话,吊唁一下也好,然而,李洪志从来没有个态度。

  李洪志可能挺为难的,因为他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李洪志向世人吹嘘,他本人还有他的所谓“大法”无所不能,称修炼“法轮功”的人不会得病,即便是得了病“我根本就不需要动手的,我瞅瞅你就好了”。却不料牛皮吹大了,他的“神功”又实在起不了作用,反而把自己搞的收不了场。这不,被李洪志瞅过的死亡了,比如林逸明。2015年5月,李洪志亲自为身患癌症的澳门“法轮功”骨干林逸明“发功”治疗,声称已将林身上的“业力”、“魔物”悉数驱除,然而林逸明就是那么不争气,仍于当年8月2日病亡。那些李洪志没瞅过的弟子,病亡的就更多,比如封莉莉、王岚、刘新等等一干人,概莫例外。李洪志把自己吹嘘的神乎其神却不显灵,声称无所不能的“大法”接二连三失效,面对“不争气”死去的弟子和难以收拾的烂摊子,李洪志还能说什么呢?

  不能表态,李洪志当然还有他的难言之隐。一方面,他要求弟子们不相信科学不相信医学,只有练他的“法轮功”、专注于“学法”修炼才可以“消业”除病。就是说,弟子们生了病必须死扛着,不可以看病打针吃药治疗,只能练他的“神功”才可以“功”到病除,否则病就没有得治。受李洪志蛊惑,不少人对其邪说信以为真,生病拒医拒药,最终白白送了命。而另一方面,李洪志生了病却是保命要紧。据吉林省有关部门查实,李洪志在1982年至1991年期间,曾向当时所在单位报销他本人及女儿的医疗费73笔,其中李洪志本人医疗费单据48张,金额129.6元。单据显示,李洪志本人曾在长春市医院、朝阳区中医院等7家医院就医。李洪志自己既看病也吃药,报销医药费还捎带上了女儿。另据报道,2016年8月24日凌晨,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在纽约一家医院病亡。请注意,李母是在医院中抢救无效死亡的。李洪志不仅本人享有就医治疗的“特权”,还将这一“特权”惠及亲属。别人生病得死扛着,自己和亲属生病却可以去治疗住院,这算啥?常言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李洪志对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尚且不信,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他人必须遵从呢?眼看着一个个弟子被邪说害死,李洪志只能装聋作哑了。

  李洪志不好说话,还不得不提一段令他痛心疾首的往事。1998年7月4日,海南一辆满载“法轮功”人员的汽车,在高速公路发生特大交通事故,噩耗传来,以讹传讹,李洪志误以为乘坐该车的8人全部死亡,他向原海南“法轮功”负责人发来的亲笔传真信,说:“师父知道你们的心,其实你收到我的信后,我那8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的不同的世界里了。”令李洪志始料不及的是,他的亲笔传真刚发出,事情就发生了戏剧性的反转:车祸惨剧造成的是7死1重伤,而不是误传的8人全部死亡,车祸中原“法轮功”人员张一军身受重伤,但是活了下来。李洪志认定“圆满”的人,却仍活在人间,这真是极大的讽刺,也是让李洪志万万没想到的。你“李主佛”不是无所不能吗,怎么还会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每当想起这件糗事,李洪志就感到很闹心,被车祸事件狠狠扇了一大嘴巴,李洪志此后面对弟子的生死就只好谨言慎行,不敢再信口雌黄了。弟子死亡,尤其“法轮功”骨干死亡,李洪志都要封锁消息,密不发丧,不举办任何哀悼仪式,这已成为“法轮功”的惯例。

  对弟子的死亡,李洪志保持沉默是有原因的。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不好说不敢说。说多了他的邪说破绽就越多,就会露出骗子的真面。


专题
消息
闽ICP备11004623号